上善若水


老子认为人生若水,“上善若水”。

人生若水,指的是人当洁身自好,其品行像一泓清水一样清澈透明,其生存意志当像山涧溪流淙淙而下,欢快奔流,直至江河大海,永不停息。“上善若水”,是指人生达到的一种境界。

老子认为当一个人处世若水之谦卑,存心若水之亲善,言谈若水之真诚,为政若水之条理,办事若水之圆通,行动若水之自然,交往如水之清淡,人品若水之纯洁时,便进入了“水”之境界,这就达到了一种至善、至真、至美的境界。

水,阴柔无比,无形却无不形,随圆而圆,随方而方,甘心停留于最低洼和最脏处,那样安于卑下不与万物争,天下之物莫柔于水,但任何攻坚克强的东西都不能胜过它,因为世上没有别的东西可替换它,也没有别的东西可以与它相比。

即使平静无澜的水流下也潜伏着强大的力量。大江大河从远处眺望,表面上平波如镜,但是你只要一接近就会感到江水的宏大气势,处处暗藏旋涡,隐伏着巨大的能量。

一个人并不需要处处占上风,出风头,也不需要处处与人相争,只要像水那样,柔软、谦虚,蕴藏力量,就能在不知不觉中战胜对手,此乃为以柔克刚之理。

水总是向着低处流,百川归海。大海之水,浩瀚无比,它之所以能成为百川之王,就在于它心胸开阔,甘为下者的缘故。有道是“空穴来风”“有容乃大”。琴瑟和鸣,箫笛同奏,之所以能发出悠扬婉转、美妙动听的声音,就在于它们有“空”有“容”。

如果人能够从水中受启迪,向水看齐,那么,定会虚其心,去其强,甘为人下,为而不争,进人到一个更高的自由境界。

水又为“通达之渠”。人们也将彼此间看法的交换,称为“沟通”,从文词上就能看出与“水”有相当的关系。

水,避高趋下,营造形势,包围并吞,无所不及,无孔不人。

中国的“沟通”哲理,从文字上已看出巨大的端倪。

中国式的沟通,并非如同西方谈判的绝对方式,谈得成就决议,谈不成就破裂走人。

而是经过模糊的过程,达到明确的结果。先必须避开对方的坚持再将他的坚持化成对我们意见的助力,与我们看法融合; 最后,共同达成我们的目的。

中国人的沟通,似“水”融人各种物体般地柔和,在包容后,却无一不化为水的一族。

水的形体虽变化万千,可为固体、液体、气体,但其本质却永远是水。所以,中国沟通哲理的智慧,就是若水之圆通。

人生尘世,很难免除私心杂念的干扰和官权利禄的诱惑。激烈的竞争、金钱的崇拜、生活的变幻、信息的更新、欲望的膨胀等等,都让现代人无所适从。

一些人争先恐后,千方百计,无所不用其极。结果贪多嚼不烂,事业不成,心如沸水,苦恼无限,人生愁多。

若心无旁骛,心如止水,专心致志一心一意,专注一事,就少了许多无谓的干扰,更多了一份内心的宁静、充实与自由。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