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业这件小事

早上出电梯时被堵在电梯口的女人丑了一跳,同样她也被我帅了一跟头。

以我对本小区妇女们深度的观察,她绝逼不是我们小区的,我们小区不会有这么伤天害理的相貌存在,否则我走路无论如何会提防着点的。

早上,我在楼下遇到女儿朋友的妈妈,她看着我背着包往外走,问了一句,“悠悠爸上班去吗?”

我心里想着一点破事,随口回了一句,“是”。

吃完早餐,我往回走,她往外走,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又再次遇到,我们俩还点头,而她不失优雅地望着我尴尬的笑。

我心里很清楚,女儿朋友的妈妈心里一定在想,这个曾经不怎么着家的神秘而富有魅力的男人终究是失业了。

而我虽然一眼就看透了她的想法,但内心无比坦然,我报以成熟男人温柔的微笑,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她会因为今天早对我尴尬的微笑而我报以温柔的理解觉得自己浅薄了。

关于我失业,也有朋友小心翼翼的问,我虽然觉得大可不必,但可以说一下这件小事。

在上家公司呆了两年,精神内耗严重,灵魂落了两里地,出来后我很需要一段时间休息,休息了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完蛋了,无论如何再难提起上班的兴趣。

老婆被迫理解,女儿懵懵懂懂觉得有亲爸整天作陪真是幸福。

唯一的障碍是老爸,一个没有正常工作的儿子对他来说是很没有面儿的。

因此过年我专门为此事回了趟老家跟老父亲深度沟通,可能是他年纪大了,容易感动,难得被说服了。自那以后在失业这个话题上,我没有任何精神压力。

所以,横七竖八地,哥被迫躺平了。

虽然,现如今中年失业,躺平也不是什么好听的词,甚至被视为无本事,无人脉,无将来的三无人员。

可身为一个在职场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老鸟,深知每天的朝九晚五,不过是消磨时间和精力,真正用在工作上的时间不过是个零头。即便无论你在工作上如何认真,只要事业不是你的,假如你也不善交际,就很难逃脱35岁的窠臼。

身为80后,年纪不小了,我更想把这些时间用来吃早餐,跑步,做饭,看书,接送孩子,用那个零头思考如何搞钱。

朋友问没有压力吗?

有,房贷的压力仍然还在,但比起精神压力,已然轻薄了很多。

像很多吹牛逼的老男人说的,这世界只要是钱的事都不是事。

也有不少朋友关心我在做什么?

这半年,补人生落下的课,打未来的基础。

我用大部分的时间看书睡觉,用零头的时间学车、减肥、搞公司、做产品、建品牌、搭电商、学物流、搞运营,每天不在跑步就在跑步的路上,每天烧着我不算多的存款,边烧边跑,边跑边烧。目前状况不好不坏,似乎在正确的道路上走着,信马由缰地。

我未来没定什么目标。

实在要说有,也不小不大,小到能养活信任我的那几个哥们儿,大到有一天,与相爱的人们一起红尘作伴,采菊东篱下,新水煮新茶。

这件事失败的概率恐怕很大,但我似乎并不害怕,很难得有互相信任的人一起欢快地共赴一场人生逆旅。

我最近也经常做起一个梦,我回到了小时候,和小伙伴们在老家的田埂上欢快地跑着跳着,小伙伴问我,“累了不,要不回家?”

我背过身去,掏出小鸡鸡,在田头撒了泡欢快的尿转过身来说,“不,老子要再折腾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